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必不命直播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其他 > 民间小额信贷组织能否成为三农造血库

民间小额信贷组织能否成为三农造血库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20-09-25
摘要:

民间小额信贷组织能否成为三农造血库

  民间小额贷款公司“晋源泰”外景(2006年12月31日摄)  

  新华网太原1月5日电(记者 王炤坤、陈忠华)山西省平遥县晋源泰、日升隆两家民营小额贷款公司1月5日发布2006年度经营报告。这是我国首批民间小额信贷组织向央行和社会递交的第一份答卷。央行和政府部门费心栽培的农村金融“试验花”——民间小额贷款公司,能不辱使命吗?  

  破冰之旅,经营状况比预想的好  

  中国人民银行平遥支行行长杨祁平告诉记者,两公司作为全国最早成立的民间贷款公司,向农村、农民和微小企业提供贷款,一年来经营状况比预想的好。  

  两家小额贷款公司的报告均显示,到期贷款收回率100%,利息收回率100%,全部为正常贷款。两公司累计发放贷款6956万元,年终贷款余额为4487万元。其中投向农业、农户的贷款达到80%以上。而平遥小额贷款公司成立之初,人民银行有关机构和政府部门要求其发放70%的三农贷款。  

  为了填补我国农村出现的金融“真空”,将庞大的“地下金融”引向亟待输血的三农“旱渠”,央行批准在全国5个省(自治区)设立民间商业性小额信贷组织试点。2005年12月27日,在山西省平遥县,日升隆、晋源泰两家自然人完全出资的商业性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揭牌。继山西平遥之后,去年贵州、四川、内蒙古、陕西等地相继成立了小额信贷组织,开始了我国民间小额信贷公司的“破冰之旅”。  

  当初,央行只给民间小额信贷试点提出原则性指导意见:面向三农、股份制运行、只贷不存、利率不超基准利率4倍。鼓励各地大胆探索创新,形成了不同类型的模式。  

  通过一年的运行,“平遥模式”基本实现了规范的公司法人治理,走上经营商业化、利率市场化的路子。“平遥模式”的贷款方法有信用贷款、信用担保、抵押、质押、“公司十农户”5种方法。  

  晋源泰贷款公司共有员工11人,构成了一个精干高效的法人治理结构,董事会、监事会、经理相互制衡。业务骨干是国有商业银行的退休干部或离岗人员。他们的贷款程序严谨而简易,执行的利率采取借贷双方议价商定的方式。晋源泰贷款公司董事长韩士恭说:“熟面孔、信用好的人申请贷款可以当天拿到,生面孔在3天内也会完成资信调查、贷款审查、贷款担保抵押、发放贷款等手续。”去年,晋源泰和日升隆的贷户总数都达到了470户以上。  

  

“晋源泰”小额贷款公司工作人员在平遥县中都乡道虎壁村农民侯生元(右)的养殖场内了解他利用小额贷款养猪的情况

  “晋源泰”小额贷款公司工作人员在平遥县中都乡道虎壁村农民侯生元(右)的养殖场内了解他利用小额贷款养猪的情况(2006年12月31日摄)。  

  服务三农,实现双赢  

  创业之初,平遥县两家贷款公司的从业人员像票号的祖先一样十分勤俭,深入农户和小企业调查,经理和信贷员去近处骑自行车,到远处则开辆最普通的小面包车。由于管理成本很低,晋源泰公司的利润率超过了15%。“这比我过去从事的焦炭业利润率要稳定得多。”韩士恭说:“看来为农业、农村和农民提供贷款服务,要承担的风险并没有原来想像的那么大。”去年,晋源泰实现税后利润164.9万元,而日升隆也达到114万元。  

  中都乡道虎壁村农民侯生元是当地的养猪大户,去年国内生猪价格下跌,养猪户亏损严重,不少养殖户忍痛将母猪杀掉。“幸亏有晋源泰扶持,第一次我贷了5万元,生猪快出栏的时候又贷了2万元。”去年四季度以来,生猪价格回升走高,侯生元提前还了第一笔贷款的本息。他说:“有这样的贷款公司真是雪中送炭,一个愿贷出,一个愿贷入,利息说好,马上就办。这正是咱农民的‘小银库’。”侯生元说,这样的情况放在其他金融机构,要么难以贷到款,要么贷款周期至少也得半月左右。而政府的小额贷款一次只给5000元,解决不了大问题。  

  为了分散农户贷款的风险,减小贷款管理成本,平遥县还探索出“公司+农户”的模式。五阳实业公司是当地一家优质面粉加工厂,小麦播种期间,农户十分需要贷款扶持。2006年五阳公司以公司担保的形式为全县上千户小麦种植户累计贷款110万元,保证了3万亩优质小麦的长成。当年,这些小麦的出售价远远高于收购保护价。  

  享受政府扶持,更需要法律确认“身份”  

  平遥县政府为两家试点公司出台了最优惠的条件。县长王建忠告诉记者,政府相关部门对小额贷款组织实行了比农村信用社更优惠的条件,减收或免收了其贷款业务的社会收费。  

  但业内人士同时也认为,小额贷款公司目前只是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的企业法人,没有取得金融业务许可证。小额信贷组织的身份性质、对他们怎样监管等问题都需要从法律和政策上明确下来。还有,只贷不存的规定限制了充足的资金来源,会影响其持续发展。平遥的两家公司去年都进行了扩股增资,注册资本从3300万元增加到4000万元,但还是感到无法满足农民的需求。  

  民间小额信贷将向哪里去?央行和银监会还没有正式说法。不过,银监会最近发布的关于降低农村金融组织门槛,鼓励外资、法人和个人资本参与农村金融和社区金融的决定,已经透露出不少实质信息。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也表示,应当给民间小额信贷组织应有的地位。

责任编辑: